他才反应过来 :读书真的能改变命运

 

01

 

    这位在东莞打工17年的农民工吴桂春在濒临失业回乡后,因为一则图书馆的留言出名了。

    上个星期,他正要和东莞图书馆告别,计划在退掉图书证的第二天彻底离开这座生活了17年的城市。在退图书证的时候和一位小伙子聊历史,聊起了岳飞秦桧和宋高宗,两个人都眉飞色舞的。过了一会儿,小伙子问,你这么喜欢读书,为什么要把读者证退掉呢?吴桂春说,在这看了十几年书,本来不想退,但现在厂关了,找不到工作,准备离开东莞回老家。

    听到吴桂春的答案,旁听的工作人员有些动容,请他给图书馆写几句,留个纪念。吴桂春接过留言表和笔,低头想了几分钟,写了九行话,署名为湖北农民工,吴桂春,便出门骑着一辆共享单车离开了。

 

 

 

    几天内,这个原本默默无闻的农民工上了热搜,许多人找到他,要帮助他采访他。东莞市人社部门也联系上他,主动提出要帮他找工作,希望他留在东莞,留在图书馆。

 

 

    吴桂春懵了很久,才反应过来,“读书真的能改变命运。”

 

2

    1970年,安迪沃霍尔预言:“未来,每个人都可能在15分钟成名。”在互联网的无限延伸特性下,这则预言已经成为了事实。一个星期过去了,属于吴桂春的15分钟也在接近尾声。我觉得这个时候我们可以不蹭热度的来聊一聊,是读书改变了命运还是走红改变了命运?

    几乎每本成功学的书籍都会写“机会一直存在,在机会来临的时候是否有抓住机会的能力才是关键。”接着就会拿着比尔·盖茨、洛克菲勒、凡尔纳等名人的例子来辅助证明观点,但“走红式”的机会显然不在此列。这种偶然机会是可遇不可求的,无法做出预测和人为造就的。你可以认为“没有读书的底蕴在,这位农民工就不可能写出这番话”,也可以认为“没有这张广受传播的照片,他或许什么都不会改变”。这种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我们不争论哪种观点是正确的,正确与否是由立场决定的,只谈理解。

    我作为行业从业者,也作为一个经常接触网络的新媒体小编,却比较倾向第一种看法。归根到底,还是读书这件事改变了大多数人的命运,而走红只是改变命运的一种较为瞩目的方式。在我看来,走红不是要去努力抓住的机会,丰富自身涵养才是。在娱乐泛滥的互联网时代,所有的新鲜事都会快速爆火,然后快速沉寂。不该把太多的关注点放在走红本身,阅读带来的长久影响才是改变命运的基础和动力。

    从这一周的舆论看来,所幸社会没有把关注点放在走红这件事上,大多谈论的还是这件事的本质--阅读的影响上。这是一件好事,在阅读面前,没人去谈论流量变现、直播带货,没有广西周某人出狱时的豪车接送,也没有沈巍在街头被层层围观。这说明我们的社会大多数人还是尊重文化,尊重阅读的。

    对于走红,吴桂春本人看得很通透,他说:“我把这一切看得很平淡。走红后的生活没有什么不一样。我在外面是一个网红,在这里我只是一个绿化工。走红在某种程度上,这是一件好事。因为我,更多人会走进图书馆、爱上读书,因为这件事情,可以帮助带动许多失业的人再就业。”

 

3

可能有的读者或关注我们公众号的客户会觉得很奇怪,“你们拓迪科技的公众号不发案例,不发广告,来发什么议论文?合作了那么多大型案例还不发出来宣传都快急死我了。”小迪想解释一下,拓迪自诞生以来一直都是一家拥有强烈阅读情怀的科技公司。我们的使命是“守护阅读,传承文明”,因此我们很乐意除了生意之外去多做些有温度的事情。让偏远山区的小朋友能拥有图书馆,让城市的读者能更爱上城市的图书馆,让学校的学生能快速看到想看的书。培养阅读兴趣是推进全民阅读的重要一环。而做这些事的原因,只是因为我们都相信:

“阅读真的能改变命运”

如果你和我们一起见过偏远地区小朋友进入新图书室时的笑容时,你也会这么想的;

如果你见过学生们坐在环境优良的书房里看书的神情时,你也会这么想的;

如果你见到无数个身边的“吴桂春”时,我相信,你也会这么想的。

书籍是知识传播的载体,当你在命运的无数个路口,总有一条有用的知识会指引你走向正确的道路。

 

 

 

知识惠人,知识惠城,知识惠国。为了使命,我们继续向前。

 

本文部分资料参考来源:

新京报《“图书馆留言大叔”:网红只是一阵风,我始终还是农民》

南方网:《再次对话图书馆留言农民工:东莞没有“外地人” 》